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真钱游戏天喜】_网络人民币赌博网站菲律宾,现金棋牌博彩!

2016-05-25 05:25:49

以避免垄断对赌客造成的不利真钱游戏天喜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首存优惠仅需五倍流水 注册就送 存款返1% 周周有返 签到领大奖, 在菲律,澳门 均有实体贵宾厅 赢的开心 玩的放心】

  世界杯盘口分析论坛小有收获对于很多买彩的人来说玩的最多的网上棋牌

  随着调查真相水落石出,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下称徐医附院)在经历一场“丢肾”风波后,终于走出舆论漩涡。舆情逐渐平息,也留给人们思考。“找回”肾脏的同时,在舆情发酵中“丢失”的医患信任,更需要每个人共同守护。

  “太突然了!”这是“肾丢失”事件刚刚曝出时,徐医附院医务处处长杨煜的第一反应。5月5日,安徽某媒体的大篇幅报道引爆舆论,报道称:安徽患者刘永伟在徐医附院手术后,发现右肾缺失,多方询问,无果。经网络媒体大量转载,一时间,“我的右肾去哪儿了”成为全国热议话题。虽然该文并未明指医生对肾脏做了手脚,但“离奇失踪”“荒诞”等表述依然引起公众广泛猜疑:是不是医生摘除患者器官进行非法交易?

  巨大的压力,如潮水一般涌向当事医生和医院。徐医附院宣传部门负责人坦言,这是他们建院以来遇到的最大一次舆情。在公众质疑的同时,一些医务工作者在网上发声,明确指出医生在手术中“偷肾”不太可能。不过,这并未打消人们的疑虑,对相关医生甚至医疗行业的不信任弥漫网上。众声喧哗中,医患关系因这起事件更显脆弱。

  “我们要及时用事实回应。”谈及此次舆情处置,杨煜认为真相最有力量。5日当天,徐医附院即发表声明,称报道内容失实,并附上两张CT影像,以证明患者右肾在术后依然存在。徐州市卫计委也组成调查组进驻医院调查。次日,医院举行记者见面会,回答公众疑问。

  医院的表态,让此事发生戏剧性反转。此时,舆论又把患者和相关媒体推到风口浪尖。随后,患者被调查组带到第三方机构检查,10日夜间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刘永伟的右肾并未“丢失”,是因为外伤出现萎缩;11日,徐医附院再次发表声明,表示“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究事件中个别媒体及记者责任的权利”。杨煜表示,如果相关记者在报道前能向医院求证,也许就不会出现这一连串争议。

  至此,医院在这件事上找回清白。可是,他们对于医患纠纷的困惑却并未减少。杨煜直言,出现医患纠纷很正常,患者可通过医院调解机构、市调解中心以及司法渠道等途径解决。当前,“医闹”问题最令医院头疼。以前主要是堵医院大门的“武闹”,现在表现为通过网络发帖的“文闹”。部分患者不专业、不准确,甚至错误的表达,往往在网上广泛传播,再加上一些媒体的推波助澜,很容易引发网上非理性情绪爆发。

  闹,虽只属个例,但背后折射出医患互信缺失。无论“贪婪的、不负责任的医生”,还是“无理取闹、讹钱的患者”,这样的医患形象都是标签化思维的产物,一旦碰上“触发点”,便可能造成医患对立情绪的爆发,而且影响对医患正常诉求的反映和处置。建立彼此的信任,需要双方共同理性面对纠纷,让信息表达更加及时、透明、准确。哪怕双方做不到互信,但只要控制情绪,就事论事,一切以事实为出发点,也许会减少相互猜疑。对于公众来说,偏激的指责甚至谩骂,只会进一步撕裂医患关系,而无益于问题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出现医患矛盾,只要媒体报道站在患者这一边,都会被极少数医生斥为“无良记者”“无良媒体”。对媒体此次报道,徐州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颇有微词,“现在媒体都是瞎胡乱报道,没事找事”。

  “肾丢失”事件,没有赢家,不仅医院形象被“抹黑”,部分媒体公信力受影响,患者本人同样受伤害。刘永伟想知道“右肾缺失”的原因,这诉求很合理。可事件最终的发展,却让他在身体的病痛之外又多了舆论的压力。他无法逃避这一切。

  当记者13日联系刘永伟时,他又在安徽合肥的一家医院求医问药。“现在右肾这样了,左肾也有问题,情况不太好。”刘永伟在检查后告诉记者,他出现了尿血的状况,而且原来的伤口也有感染,合肥的这家医院考虑到手术风险比较大,并不愿“接招”。“我就要等死吗?各种误解和猜测让情况更糟,我现在最想要的就是谁能帮我治病。”

  江苏师范大学传媒与影视学院教授刘行芳认为,媒体抢在第一时间发声,没问题,但一定要准确、严谨,在事实不清楚的情况下,务必多方求证,慎下结论,不能偏信一方,助长非理性情绪。很多事件是个过程,不断会有新的信息释放,记者应避免先入为主,必须敬畏事实,不要急于当裁判。不管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都要反思如何在社会热点事件报道中不缺位、不越位、不错位,更好地引导社会舆论。 本报记者 王 岩

  为了孕育一个突破首先你得开始存钱有预测结果的足彩软件嘛(新闻来源:网上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