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如何在网上打麻将赌博】_苹果手机网上扎金花ol外挂,最快澳门赔率!

2016-05-31 19:49:44

因此如何选号是关键环节如何在网上打麻将赌博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首存优惠仅需五倍流水 注册就送 存款返1% 周周有返 签到领大奖, 在菲律,澳门 均有实体贵宾厅 赢的开心 玩的放心】

  网上真钱游戏斗地主每个玩家的财力不同北京百家乐哪有

   杨林七里湾村山坡上的养猪场近1000亩 ■ 都市时报首席记者 张玉杰

  水面上飘浮着大量异物 ■ 都市时报首席记者 张玉杰

  大板桥小哨村哨峰山大型养猪场再曝污水横流、威胁周围水源事件。5年前,该养猪场发生环保事故,污染嵩明县杨林镇七里湾一带上千村民的饮用水源大龙潭,造成村民饮水困难。后经昆明市环保局提起公益诉讼,索赔432万元环保损失,从而成为云南首例环境公益诉讼案,备受社会关注。

  11日,云南省环保厅、昆明市环保局、昆明空港经济区环保局等三级环保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前往调查。12日,昆明空港经济区环保局就存在的问题向该养猪场下达责令整改通知,等调查结果出来后再做进一步处理。

  事发

  龙潭里再次冒出猪粪臭味

  连日来,有媒体曝出小哨村哨峰山一大型养猪场“多家养殖户排污问题再次威胁周围3个水库和大龙潭,养猪场内依然污水横流、肆意排放”。

  该养猪场开办方为昆明羊甫联合牧业有限公司(下称羊甫公司)、昆明三农农牧有限公司(下称三农公司)。养猪场下方的七里湾大龙潭,曾是嵩明县杨林镇大树营村委会新农村、西冲村上千村民的生活饮用水源。

  2009年11月初,大龙潭的水发黑发臭,致使大树营村委会相关村组人畜饮水困难。环境监测部门多次抽样检测,证实该龙潭水氨氮指标、菌落总数及大肠杆菌等指标严重超标,大龙潭水已不能再饮用。后来,昆明市环保局就此起诉上述办猪场的公司,就环境损害索赔432万元,成为当年云南首例环境公益诉讼案而备受社会关注。

  5月11日,云南省环保厅、昆明市环保局、昆明空港经济区环保局三级环保部门,以及昆明空港经济区农村工作局、嵩明县环保局等单位派员组成联合调查组前往调查。

  12日下午,记者来到七里湾大龙潭。大龙潭位于一个有亭台楼榭的山庄里,山庄内有多个水塘。山庄看守金女士指着山脚一处半圆形水塘说,那就是大龙潭。走进山庄,明显能闻到一股猪粪便味。金女士说,每逢下雨天,这种气味更浓,已经有10多天没下雨,龙潭出水量减少了,气味才没雨天浓。

  大龙潭距养猪场约1.5公里路程,直线距离仅几百米远。金女士说,头天,嵩明县环境监测站已来大龙潭取水样回去化验,不知道化验结果怎样。

  根源

  山上养猪场曾污染水源被索赔

  资料表明:该养猪场被称作“官渡区标准化生猪养殖基地小哨生态畜牧小区建设项目”。2007年1月23日,羊甫公司承担该项目建设。养猪场负责人说,正常情况下,养猪场有3万头猪,年出栏10万头。

  2009年11月,发生上述环保事故后,有关部门查明,2008年7月23日,羊甫公司主要股东成立了三农公司,把生猪养殖小区的建设、招商和经营事项交由三农公司负责,但未报行政审批部门申请变更项目建设主体。2009年9月起,三农公司在未按环评批复要求建成污水收集处理设施的情况下,陆续允许养殖户在小区养猪,养殖废水任其随意排放,或仅在养殖小区内自然形成的土坑或采用开挖若干收集池的方式临时收集存储污水。

  官渡区环保局随后责令该公司停止养殖并处罚款,根据环境评估评审结果和现状,通知立即停止养殖小区建设,重新进行环评。但三农公司自行对收集池采取了临时防渗措施后仍继续养殖。2010年2月27日至3月3日,再次发生养殖废液泄漏进入地下水系统事故。污染事故发生后,该公司未对被污染的大龙潭水质采取任何治理措施,导致邻近的官渡区花庄水库、嵩明县的西冲河水库、八家村水库受污染的风险始终不能消除。

  2010年,昆明市环保局提起云南省首例环保公益诉讼案,将羊甫公司和三农公司告到昆明中院,要求被告赔偿治污费432万元。2011年5月26日,云南省高院做出终审判决,由三农公司、羊甫公司赔偿为治理嵩明县杨林镇大树营村委会七里湾大龙潭水污染所发生的全部费用417.21万元;由三农公司、羊甫公司赔偿为处理水污染事故所产生的专项应急环境监测费和污染治理成本评估费用计人民币155293元。

  2014年11月22日,行政区划变动,小哨村划归昆明空港经济区。

  记者探访养猪场

  部分化粪池无防渗措施 多处污水渗入地表

  在哨峰山最高处,满目是大片成排的猪舍。一处猪舍里有10多间猪圈,大多数猪圈里养着几十头猪。记者估算,单个猪舍里可能养了三四百头猪。观察了多座猪舍,即使最小的也有10多间猪圈。

  猪舍旁都建有收集粪便的化粪池。这些化粪池都用砖砌成的,建在地上。有些化粪池,见不到防渗处理措施。

  收集废水的水沟,与废水收集管网相连,最后集中处理废水。但是,记者在一处猪舍外看到,大量废水从沉淀池流出来,顺一根直径约20厘米的混凝土管在地表流淌,最终渗入地下。在养猪场,记者看到好几处有类似现象:废水从管网里流出,最终排放在地表上。

  一养殖户说,废水收集管网有些地方堵塞,废水流出来了。三农公司有专人负责日常管理工作,管理人员看见了就会处理,可能是管理人员没看到才流出来了。记者询问,“这些废水流淌了多长时间?”对方没回答。

  另一名养殖户称,他们从三农公司租地来建盖猪舍,在此养猪已有七八年。他不知道这个养猪场养了多少头猪,但养得少的也有三四百头,养猪户共有两三百家。

  相关人士介绍,这个养猪场的废水有3个来源:养猪场运转产生的生活污水,养猪产生的猪尿,还有冲刷猪舍的废水。该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明确,每万头存栏生猪日产污水及猪尿300吨,每万头存栏生猪日产猪粪30吨。

  山下村庄

  水源2009年前就被污染至今仍不能饮用

  大树营村委会新农村村民老沈回忆,大龙潭是一处地下水的出口,以前是当地村民祖祖辈辈的生活饮用水源,老辈们习惯叫老龙潭。因水质好,前几年曾有老板在大龙潭出水口周围盖了山庄,想用老龙潭水生产矿泉水。村民担心水不够用,与山庄抢水源,村民在老龙潭筑起了半圆形水塘,就是大龙潭。还安了水管,通过自流方式把水引流到新农村、西冲村,供当地村民生活用水。

  “老板还没有生产矿泉水,哨峰山就开始养猪了。2009年,村民发现水被污染了,不敢再饮用。而山庄还没生产一瓶矿泉水就废弃了,一直到现在。”村民老沈说,水被污染的那几年,村民用水苦不堪言,跟养猪场发生矛盾,有关部门出面协调、解决。养猪场每天请两辆车,从附近水库给村民们送干净水。差不多一年后,养猪场安了水管,把自己用的水接到村里,到现在快7年了。

  “这水管里的水根本不够用,每天很多时段放不出水来,早上很早起床在家里等水,装满了水才敢出去干农活,否则整天都没水。”老沈说,“那段时间一些村民开始在村里打水井。”

  在养猪场外和周围建筑物显眼处的墙壁上,喷绘了不少“打深井”的小广告。老沈说,大龙潭被污染后,村里打水井的人越来越多,村里现在还有不少人在打井。3年前打水井的人最多,好几伙人在村里打水井,村民找打井队,要预约排队。

  “当年那次污染,不仅大龙潭的水很臭,连大龙潭下游的青年水库的水都臭气熏天。这几年来,水质好了些,青年水库的水清了,也闻不到臭味了。可大龙潭引来的水,仍旧没法饮用。”新农村一些村民说,现在村里大部分人都打了水井,少量村民用养猪场供的自来水。

  空港经济区环保局已下达整改通知

  昆明空港经济区环保局一名负责人说,根据三农公司的报告显示,这个养猪场养殖生猪规模为7.5万头,估计年出栏生猪接近10万头。养猪场所在地本身是养殖园区。当时隶属于官渡区的大板桥镇,但不属于城市规划区,不涉及养猪场是否符合规划要求等方面问题。发生环保事故以来,嵩明县的环境监测机构做了水质监测,三农公司也治理过。从反馈的水质情况看,大龙潭的水质有明显改善。

  该负责人说,通过调查组现场调查,发现三农养殖园区确实还存在一些问题,如厂区雨污分流设施不完善,部分设施破损严重,“三防”措施不到位,中水处理设施上的气浮(收集沼气)未在开机状态。12日,昆明空港经济区环保局对厂区存在的问题,向三农公司下达了整改通知。等调查结果出来后,昆明空港经济区环保局再做进一步处理。

  针对养猪场化粪池是否符合环保要求,园区里污水随意流淌是否违规的问题,该负责人说,养猪场的环保设施还未验收,无法得出化粪池是否合格的结论,但废水直接流入地表是不允许的。

  “2008年,该养猪场通过官渡区环保局环评批复,即专家对该项目环境影响评估,编制的环境影响报告,通过了官渡区环保局审核。2014年,该项目又在官渡区环保局做后环评备案。要求按照后环评批复建设环保设施,建成后试运行一年内,要对环保设施进行验收。但是,报验时间已经过了好几个月还未验收。”该负责人说,没有验收的原因是,后环评批复要求做的,该公司没有做完而没有验收。

  对话当事人

  三农公司老板承认管理不到位

  “公司从小哨村流转来的土地1100亩,是批过的。当初羊甫公司承接这个项目,而它是个养殖公司,不具备园区项目管理资质,我们注册了三农公司,由三农公司来负责园区运行和管理等工作,至今两个公司都存在。”三农公司董事长袁战稳昨天说,羊甫、三农公司只负责园区的水、电、路、土地平整、环保设施的建设。公司把土地流转给218户养殖户,养殖户们自己建盖猪舍,相当于公司收取土地租金。

  袁战稳说,养猪场从建设开始,同时搞养殖园区环保设施建设,建设期为3年。随着“一湖两江”流域水环境保护工作开展,大量生猪养殖户到此落户,开建不到一年,就有近3万头生猪。当时为了不污染环境,在地上挖了10个收集粪便的临时收集池。2009年11月14日,一号临时收集池泄漏,污染大龙潭水源。引发环保公益诉讼案,公司为这次污染共付出近700万元代价。

  “后来,园区环保设施建设加快,建成8500米废水收集管网,6个废水收集池、配套废水输送泵站、园区污水处理站等。从那次污染后,园区没有再发生过污染事件,也没有向园区外排污。嵩明县环保局仍在监测水质,反馈表明水质越来越好,不存在水质变差和威胁青年水库等周围3个水库水质的情况。”

  就记者在园区看到污水流淌的现象,袁战稳说这属“跑冒漏滴”,未排放到园区外。问题出在收集污水的支管网上,公司跟各养殖户在合同中约定,他们负责污水收集支管网维护、管理,由于这样那样的因素,有些养殖户没尽责。三农公司负有管理不到位的责任,已经按照空港经济区环保局要求整改了。

  他还说:“这是养殖园区,园区的规划、设计、国土审批手续都有,只是环保设施还没有通过验收。我们公司已多次申请验收园区环保设施,不知道为什么没验收。”

  记者致电嵩明县环保局,了解这次水质监测结果,以及这些年的水质变化情况。嵩明县环境监测站的一工作人员说,检测水质成分项目比较多,她只负责检测水中的氨氮成分,这次大龙潭的水中氨氮含量不算高,这些年水中的氨氮成分呈下降趋势。

  都市时报记者 杨旭

  

  在服务台有免费的马报可以拿不过得胜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五十波胆指数怎么看!(新闻来源:怎样举报网上人民币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