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正规网上赌场有吗】_网上真人澳门,都哪里能玩百家乐!

2016-05-26 18:39:39

语言和行为的开端正规网上赌场有吗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首存优惠仅需五倍流水 注册就送 存款返1% 周周有返 签到领大奖, 在菲律,澳门 均有实体贵宾厅 赢的开心 玩的放心】

  现金棋牌游戏大厅下载如果要把每一张都记下来网上娱乐城骗人内幕

  ■ 社论

  “17岁少年看守所内被性侵”到底真相如何,还有待司法机关的调查。一个法治的社会,应该把“不可言说”的敏感问题转化为法律问题,而不是视而不见,那只会制造更多的受害者。

  据报道,5月15日,未成年人小项(化名)称,自己2015年在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看守所羁押期间,受到了207监室其他在押人员的性侵犯,在一个多月里前后有四五次。更糟糕的是,他曾经向主管民警罗某反映过,但该警察表示:这在看守所里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在女监室也有这样的情况,让小项不要再反映此事。目前,鹿城区公安局已经介入调查。

  小项的陈述是否真实,此案的真相如何,还有待司法机关的调查,但还是让掩藏于冰山之下的“狱内同性性侵”问题浮出了水面。同性性行为的敏感性,以及“狱政”的封闭性,使得看守所和监狱内的同性性侵害问题,一直处于“难以言说”的隐蔽状态。虽然,早在1991年,司法部的《罪犯改造行为规范》中就明确:禁止服刑人员在狱内进行同性恋活动,但事实上,公安系统的很多论文、业务探讨中,时常涉及同性性侵话题,这是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

  一个法治的社会,应该把“不可言说”的敏感问题转化为法律问题,而不是视而不见,那只会制造更多的受害者。

  在此之前的去年9月,备受关注的《刑法修正案(九)》被表决通过,其中将男性列入了强制猥亵的对象,饱受诟病的男性(特别是14周岁以上未成年人)性权利,得不到刑法保护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性侵男性再也不是“法无明文不定罪”,而是被定为猥亵罪。

  如果之前是因为“无法可依”,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二附中“物理名师”张大同长达20年地猥亵、性侵中学生的恶性事件,最终只能不了了之,那么《刑法修正案(九)》已经于2015年11月生效,本应该能够保护住在这个月进看守所的未成年人小项。

  真相是否如小项所投诉的那样——民警对看守所内同性性侵不闻不问,希望温州警方做出全面调查。如果是因为警察渎职,导致小项遭到多次性侵的,可能已经涉嫌渎职犯罪,应该由检察院做出刑事追究。如果个别民警故意安排未成年人小项到特定囚室中,让牢头狱霸“享受”,那可能构成“猥亵罪的共犯”。

  值得一说的是,本案中的受害人小项是未成年人,2013年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对未成年人有特殊的保护性程序。《刑事诉讼法》规定,“对被拘留、逮捕的和执行刑罚的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应当分别关押、分别管理、分别教育”。即对未成年人实施“三分别”,但显然,温州市鹿城区看守所没有认真执行“分别关押”的决定,导致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同处一个监室。

  男性的性自主权,也是法律保护的对象;男性遭到性侵,一样会造成巨大的生理、心理创伤,这正是“同性性侵”入刑的原因所在,也是中国法律法治进步的体现。如果真如小项所说,其在看守所内遭到了多次性侵,且个别警察故意放纵性侵,希望当地司法机关能做出全面调查,并且严格追究刑事责任:无论是性侵男性,还是包庇性侵,都已经涉嫌了犯罪,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性侵害的受害者,并没有什么可耻的,可耻的是法律没有得到执行,同性性侵依然猖狂、逍遥法外,以及应当保障的未成年人的权利没能兑现。

  网上打牌赚钱是次要的豪博娱乐平台(新闻来源:网上百家乐骗人不?